全球疫情催化下 新一輪“資產荒”愈演愈烈

2020-04-02 02:00:23  阅读 505246 次 评论 0 条

“關於資產荒的話題,雖然這一次討論的人不多,但卻實實在在發生的。”天風證券分析師劉晨明說。

從去年11月開始,在較為充裕的流動性宏觀背景下,利率債首先迎來一波資金的配置,在經濟預期改善的作用下,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從3.3%的高點位置逐步回落到春節前的3%右,隨後,疫情暴發,同時,春節前後央行進一步大規模向市場投放了流動性,導致國債收益率快速下行,最低到2.51%的位置。

當利率債收益越來越低的情況下,資產荒的環境,導致資金開始增加對其他品種的配置,地產态城投态可轉債,先後湧入大量資金,收益率也很快被打到曆史比較低的位置上。

在海外市場,美國上周二緊急降息50個基點,帶來全球進一步寬鬆預期,3月15日,美聯儲將“王炸”投入市場,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下調至0至0.25%,新一波量化寬鬆拉開帷幕。

興業證券(601377,股吧)統計顯示:截至2020年2月21日,全球負利率資產規模已達13.7萬億美元,歐洲多國和日本國債已深陷負利率,全球資產荒嚴重。

大致來說,“資產荒”的形成存在於兩個條䱯:一是寬鬆的貨幣政策帶來後期資金供給的充裕;二是固定收益產品的收益率維持在偏低的水平。

早在2016年,“資產荒”的話題一度非Ů火熱,不過,在當時的觀點看來,這一波的所謂“資產荒”,並非真正意義上的“資產荒”,而是一種資產收益率糾偏的過程,資產荒並不是真正的缺資產,銀行理財成本的剛性和股市下跌導致高收益資產的缺失是2016年下半年產生資產荒的根源,而寬鬆的貨幣政策更是拉低了基礎資產收益率,其實質是“高收益資產荒”。

事實上,在過去的幾年裏,銀行在不斷尋求更高的資產配置,包括2010年到2011年前後,銀行鍾愛貼現票據業務,2012年到2013年右,銀信合作衍生了大量的表外業務,2014年又迎來了股票市場的牛市。

因此,在過去的五年裏,資產的邊際收益率一直很高,但這種邊際收益率的高企是伴隨高風險和高泡沫,也由此驅動了此後數年各個大類資產都在去沫化。

與2016年的“資產荒”出現時的背景不同,在當下的“資產荒”中,疫情成為最大的一個變量。

華泰證券(601688,股吧)分析師程晨認為,在資產端,非標資產供給稀缺,傳統的國企、城投、地產融資需求降低,導致高性價比資產供給稀缺;並且,新冠疫情擾動企業生產經營,投資者對盷ŗ債刷Ţ險偏好降低,對城投、地產等板塊的追逐導致了局部資產荒,另外,疊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,進一步增強了流動性寬鬆的預期,這也成為信用債需求的催化劑。

由此,市場上演了一波“核心資產荒”。

平安信托債券委外團隊負責人陳勇認為,目前的利率絕對水平已經來到了曆史低位,受基本、政策和資金的影響,未來一段時間內利率中樞水平將保持在一個相對較低的水平,適度跟隨市場趨勢或許可行,但往後看,隨著收益率的不斷下行,防控利率風險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新一的“資產荒”也為銀行、保險等機構的資產配置帶來一定的難度,尤其是中小銀行,相對於大型國有銀行,負債成本較高,在資產荒的大環境下,中小銀行的投資難度也更大。

今年,銀行理財子公司將陸續開業,淨值化產品規模占比也將進一步提升,在過去,銀行理財對老百姓(603883,股吧)而言是剛性兌付,如今,“剛性兌付”雖在逐步打破,雖緩釋了銀行的整體壓力,但卻升了對Ҋ行投資能力的考驗。

而且,隨著理財子公司的成立,生存和規模比拚效應下,雖資產端在收縮,但負債端的銀行理財規模卻續膨脹,而銀行理財重要投資對象就是債券,局部時點容易出現債券供需關係失衡。

陳勇認為,隨著各項維穩政策的出台 ,不排除市場會重現2009年的情況,利率水平在低位後出現反轉,所以當前的環境或許需要多一分冷靜,提升資產流動性,增強防禦。但目前高流動性的短期限資產收益已經極低,可以通過ABS或者適度下沉獲取收益,也可以采購外部的短期限產品獲取收益,同時提升流動性響應速度。

興業證券分析師閻Ů銘認為,在全球資產荒背景下,高股息率資產吸引力持續提升,其中,優質地產股股息率高,並且業績穩定、估值水較低,是全球資產荒下優質資產。